当前位置:首页以案警示》文章阅读
以案为鉴 | 暴力执法的铁老大和他的铁锤队
 
【责任编辑:mhxjwNew】 【来源:】 【作者:】 【添加时间:2021-01-18 09:15】 【点击:51】 【打印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1-01-18 06:00

  自称“铁老大”,将综合执法队称为“铁锤队”,老百姓想建房子搭棚子得他点头……这是云南省曲靖市沾益区龙华街道群众对于街道办事处原副主任、城市综合执法队原大队长铁乔昌的普遍印象。

  最后,铁乔昌也栽在了自己引以为傲的“铁锤队”里。

  摇身一变 从农民到街道办事处副主任

  原西平镇是沾益城区所在地,因城区改造和征地拆迁等工作需要,于2010年10月成立了城市综合执法大队。因为在村委会担任过综治办主任,铁乔昌被镇政府任命为综合执法队队长,但没有编制。

  进入综合执法大队后,铁乔昌就一直寻思将自己的身份变一变。2011年3月,他找到辖区内的一家国有企业,与企业签订了不在企业上班、不领取工资、社保费自付的《劳动合同》,并办理了《就业录用登记表》,虚构了国有企业的工人身份和履历材料,完成了身份从农民到国企职工的变化。

  铁乔昌可并不满足于此。2012年8月,他又虚构夫妻两地分居的事实,申请从国企调入原沾益县西平镇国土和村镇规划建设服务中心工作,再次实现身份的华丽转变,成为事业编制人员。

  一年后,镇党委换届选举,铁乔昌被提名为党委委员候选人,并顺利通过选举,成为了西平镇党委委员,按照当时的政策顺利登记为公务员。2013年12月因行政区划,原西平镇城市建设综合执法大队更名为龙华街道城市建设综合执法大队,铁乔昌继续担任大队长,并被任命为龙华街道办事处副主任。

  短短几年,铁乔昌凭借一纸假档案,从农民摇身一变成为党的领导干部,自编自导了一出“铁老大升职记”。

  除了解决自己的身份问题,铁乔昌还将自己的妻子、儿子和女婿“招聘”进入执法队。2011年,其女婿与执法队签订劳动合同,但实际在执法队上班的时间屈指可数。他的妻子和儿子则从未在执法队工作过。

  身份是假,但领工资是真。综合执法队工作人员的工资,由执法队提供花名册后财政所发放,经费来源为财政拨款。2011年3月至2017年4月,铁乔昌的妻子、儿子、女婿在执法队领取工资和福利奖金共计19.44万元。

  恩威并施 “铁锤队”只姓“铁”

  按照规定,综合执法队是在取得相关部门执法授权的情况下,行使违章建筑拆除和管控职能。但铁乔昌称这支原本由政府设立的队伍为“铁锤队”,并且只姓“铁”。

  执法队成立后,铁乔昌个人决定任命了副队长,又通过社区推荐、组织考察的程序招录了18名队员,分六个小组,形成大队长、副队长、组长、组员四层级的组织结构。铁乔昌为队员们统一配备了车辆、制式服装、警用头盔、大锤、撬棍、千斤顶、摄像机等设备,是名副其实的“铁锤”队伍。

  为在执法队树立威信,铁乔昌牢牢把控了执法队的人员招录关,录用谁、开除谁,全凭个人喜好,甚至将有犯罪前科的人招录进执法大队。执法队的队员必须绝对听命于他,对表现突出的队员,直接推荐到辖区内经济条件较好的社区担任村(社区)两委班子成员;对不听指挥、不敢动手的队员,铁乔昌会随意谩骂或者开除。

  霹雳手段外,铁乔昌还有收买人心的技巧——发福利。因烤烟收购秩序维护工作需要,执法队还参与了全区烤烟查缉和堵卡工作。2015年8月至10月,执法队在县级堵卡点望城坡查扣了90余吨非法运输倒卖的烟叶,铁乔昌把烟叶转卖获利170余万元,并将其中的36万余元分给执法队队员。同样的方式,在2018年的烤烟收购秩序维护中,铁乔昌在转卖烟叶的获利中拿出19万余元,分给了执法队队员。

  “想待在执法队,只有一条路,那就是伺候好铁老大。”想保住饭碗,队员们逢年过节必须到铁乔昌家送钱送物,而且平时吃饭得到他女儿开的餐馆,这是一条不成文的“铁律”。

  暴力执法 一言不合就动手

  “遇到不听话的,可以动手,不要打重,出了事情街道会赔,不用承担责任……”这是铁乔昌对执法队员的日常“教育”。

  执法队成立一个月后,铁乔昌带领十余名执法队员到原西平镇聂家营村对董某某家违章建筑进行拆除。村民姚某某及家人扫墓结束开着拖拉机途径董某某家门口,因为执法队的人挡住路无法通行,与执法队起了冲突。执法队队员们拎起大锤和撬棍扑上去就打,将姚某某扔到旁边的水田里,将拖拉机掀翻在地,把水箱砸坏、皮带割断。

  听到打斗声,出门查看的代某某正好收到一条短信,低头翻看手机时,便被执法队员将手机抢走砸烂,本人也被摁在地上殴打。

  当天晚上,铁乔昌得知被打的姚某某在医院住院治疗,又带领7名执法队员赶到医院,拔了姚某某的输液针管,将其带回家中,逼迫写下保证书。事情发生后,为防止被打人员上访,执法队以姚某某家族扫墓砍了古树为由进行罚款3000元处理。

  无独有偶。2011年1月,铁乔昌带领20余名执法队员,到大营村委会三板桥村对杨某某家违章房屋进行拆除。期间,执法队员将杨某某家的狗打死,杨某某妻子一时气愤骂了几句便被殴打。事后,杨某某想带妻子和母亲到县政府上访。铁乔昌听到消息,指使执法队员将三人强行押至沾益望海商贸城一家饭馆,逼迫杨某某跪在铁乔昌面前敬酒道歉。在此过程中,执法队员又一次对杨某某实施殴打。

  违章不违章,都是“铁老大”说了算。

  2010年,私人老板朱某某向原西平镇庄家湾社区承包土地搞养殖业,因给铁乔昌送了20万元人民币,其在养殖场上建设的违章建筑便无人过问,还在后期房地产开发建设中得到了赔偿;2018年,私人老板吴某某为感谢铁乔昌在其太平社区小路口村民小组违章建房提供帮助,送给铁乔昌2万元人民币。

  “铁锤队”为何如此猖狂?

  据办案人员介绍,2011年8月,执法队队员将三位村民分别打至轻伤和轻微伤,原西平镇镇政府用拆迁工作经费赔偿村民10000余元;同月,执法队队员打伤村民,原西平镇信访办赔偿4500元;2011年9月,执法队队员打伤村民,原西平镇镇政府赔偿35000元;2013年9月,执法队队员打伤村民,原西平镇镇政府赔偿30000元。

  这便是铁乔昌的底气所在。

  多行不义必自毙。2019年5月,铁乔昌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背后的“保护伞”也被市、区两级纪检监察机关分别予以相应党纪政务处分,其中一人被判处刑罚。

  2020年11月28日,铁乔昌因犯妨碍公务罪、非法经营罪、寻恤滋事罪、敲诈勒索罪、妨碍作证罪、贪污罪、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九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502.8万元。24名涉案人员被判处刑罚。(云南省纪委监委 || 责任编辑 冯国刚)


分享按钮
版权所有:中共勐海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勐海县监察委员会
技术支持:西双版纳箐英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号:滇ICP备17007938号-1
浏览量:【3573834 】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