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清风文苑》文章阅读
挨打
 
【责任编辑:mhxjw15】 【来源:勐海县纪委】 【作者:陶玲红】 【添加时间:2020-12-03 08:06】 【点击:77】 【打印

时间会将记忆冲洗得斑斑驳驳,但有些回忆任其沧海桑田,总能鲜明得宛若隔日,于我来说,挨打,便是其中一个。

说起挨打,我想每个人都总有讲不完的故事。嘿!谁小时候没挨过父母亲几棍子打呢!

一直记得,我家有个不成文的规定,自己在外犯了错误,回家时要自觉找根棍子呈到妈妈面前,主动接受惩罚。有时候在家里犯了错误,找棍子准备挨打的事情,也得自己“操心”。

我曾经试图反抗过,但一次又一次的事实证明,反抗无效,让妈妈自己去找棍子的话,就会被打得更疼,因为这样做她火气会更大。

有过多年挨打经历的我,对细杆植物了如指掌,细软竹打人是最疼的!野葵枝干最脆,打几下准断。所以野葵枝干也就理所当然地成了我的理想选择,总是提前备好。

挨打时,看着棍子打断了,妈妈气也就消了,服软认错后,吃饭时,妈妈还得特意做几样平日吃不上的油煎糯米饼,作为表达她还是很爱我并心疼我的行动体现。

挨打的原因也总有很多,印象最深刻的是游泳戏水。老家的寨子被一条小河环抱,河水清澈见底,搬开石头,鱼虾螃蟹四散而逃。幼时的我,对那清澈凛冽,甚至直接可饮用的河水是没有抵抗力的。总是邀约3、5个年龄相仿的小伙伴,在某个艳阳高照的午后,穿过甘蔗林、翻过山头上的那片茶园,再走过一片种植玉米的旱地,那条每天都想亲近的河就在眼前。她无拘无束、日夜不停地欢快流淌,和着蝉鸣唱动听的交响乐,那长满米白色野花的河床仿佛在歌声里舞蹈,美不胜收好生漂亮!

艳阳下,一群伙伴们向河流奔去,留下玉米地里一连串欢快的脚印。

捞鱼、捉虾、摸蟹。再往前走,寻个深潭,会游泳的一头扎下,不会游泳的站在一旁拍手叫好,好不快活自在!

时间随河水流逝,快乐总是那么短暂,落日洒下余晖,河水刹那变得金黄粼粼,此时肚子也开始发出饥饿的信号,看着湿漉漉的衣服和鞋子,内心开始忐忑,快乐戛然而止。

于是,小伙伴们开始发挥自以为是的小聪明——“串供”。常用的借口是,掉进了朋友家的水缸里、玩泼水游戏等等。

这些不靠谱的谎言,每次总能被大人们识破,而且“犯罪证据”还总是充分得令我后背发凉。

“今天你阿秀姑妈看到你们去河边了!”

“你们又去玩水,淹死了怎么办?”

“天强叔家刚补种的茶苗,是不是今天你们去河里玩的时候踩倒的?”

“去找棍子吧......”

听到这里,我彻底放弃抵抗,挨打终究还是逃不了的。

妈妈惩罚犯了错误的我时,从不手软,任我梨花带雨,却也从未见她心软过,后来要强的我干脆强忍住,不哭,也不哀求了。

安静接受惩罚能看到不一样的“风景”,因为在我挨打的前后,一起犯错的小伙伴各自回到家里自然也逃不过一顿教训。  

他们有的哭得撕心裂肺,有的跑得飞快无比。跑得快的,前面有肥肥的黑狗领跑,背后跟着胖胖的妇人,拿着扫把或棍子,气愤又吃力地边追边喊:“站起!有本事晚上莫回家!”路上遇有同村的人干完活收工回家,见状,总会笑着规劝妇人:“算了,孩子还小。”而后妇人慢慢停下,和那收工归家的人一路折返了……

那时候,挨打的同伴们一致觉得阿秀姑妈和天强叔真是可恶,心底里恨死他们了。每次路过他们两家,即便他们热情地同我们打招呼,我们也总是不愿理会,有时,还不忘在他们两家墙脚上踹一脚,以表达内心的愤恨……

小时候挨打,总觉得很伤自尊,挨打后也不愿意被提起。后来,我慢慢长大,不知从何时起,妈妈不再打我了。

有一次问起妈妈:“怎么现在我犯错误你不打我了?”她笑着说:“你都长大了,道理你比我都懂,还要我天天打天天骂你才能分辨是非啊,那我白供你读书了……”听到此处,我鼻尖酸楚。

我突然醒悟,以后的路,得自己摸索前行,没人时时耳语提醒、纠正了,我遗憾不已。但我明白,这是每个人必经的历程。

幼时,父母是麦田里最殷切的守望者,他们威严地站在我们身后,看着我的一举一动,当我向危险靠近,他们便一遍遍向我发出警告。有时候语言太过苍白,千万遍教导效果却不比一顿皮肉之苦来得刻骨铭心。我在一遍遍教诲、一次次挨打中,领悟了一些道理——人这一生,有些事情可以一遍遍试错,但有些事,一次都错不得,错了就回不了头。

所以,犯错了有人提醒是幸福的,如今回忆起幼时打在身上的那一根根细棍,内心是甜的,因为那是父母对自己教导和爱的方式。

可没有人能在我们身侧提醒我们一辈子啊,长大后也不会有什么惩罚会比父母手里的棍子来得温柔。

步入社会后,做错了事,鞭打我们的将是人伦道德,甚至是纪法规则,那样的疼痛,回忆起来,还会是甜的吗?

分享按钮
版权所有:中共勐海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勐海县监察委员会
技术支持:西双版纳箐英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号:滇ICP备17007938号-1
浏览量:【3573999 】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