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情思

来源 :勐海县纪委县监委网站| 浏览量 : | 发布时间 :2024-06-10 23:22:14 | 【 打印正文 】

盛夏的黄昏,从曾经就读过的小学门口走过,我不禁停下了脚步。站在校门口,仰望校门上方的烫金校名,眺望旧貌换新颜的校园,感觉是那么熟悉而又那么陌生。

尽管我在这个校园里度过了生命里最美妙的童年时光,但是,一切仿佛只是擦肩。终究,我们只是它的匆匆过客。

这片地方原来是分场里的中学,父亲那一辈有不少人毕业于此。后来初中和高中都在镇里集中办学,这里就改成了一所小学。1999年,我进入这里读学前班的时候才六岁,懵懵懂懂,对这个地方充满了好奇。从此,每天清晨我穿过“黎明分公司附二小学”的校门,路过球场,前往教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进入校园,一条笔直的水泥路直抵教学楼,将整个校园从中间一分为二。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红砖青瓦建成的两间平房。左手边的一间是体育器材储藏室,里面堆放着足球、篮球、跳绳等器材,一件件都是我们快乐的源泉。右手边的那间是少先队活动室,每周五下午的最后一堂课,随着《少先队队歌》的唱响,大家在这里开展形式多样的活动。有时围坐在草坪上玩游戏,有时打扫学校周边的卫生,有时听辅导员老师讲述革命先烈的英雄事迹。

再往里走,就到了篮球场。球场两头竖着用钢管焊接成的架子,上面安装了木板和篮圈,场内的所有白色线条都是用一片片石头拼接而成,四周是用水泥和砖块砌起的看台。虽然条件比较简陋,但这样的篮球场在当时十里八村独一个,它和校园里的草坪一样,承载了我们数不尽的欢声笑语。

球场对面,是一片高大挺拔的桉树林,常年枝繁叶茂,一直最为引人注目。这种树最有意思的是它的树籽,生得宛如一串串铃铛。每年五月前后,成熟的树籽便伴着落叶一起落下。我们清理树叶的时候,总要挑几个长得饱满的树籽做玩具。玩的时候把树籽头朝上倒过来,然后用大拇指和中指捏住果柄,用劲一捻的同时往地上放,树籽便像陀螺似地转个不停。

桉树林边,是一排砖木建盖的平房,有四五间的样子。除了当头的一间作为学前班的教室,往后的几间全是用来供学生停单车的车棚。这一排房子,比较老旧低矮,就是白天在房间里打盏灯,也无法驱散昏暗。唯一值得称道的是房间里用青砖铺成的地板,相比常见的水泥地面显得更美观耐用且具备年代感。

走过球场,就到了校园里庄重而神圣的升旗台。正方形的旗台用水泥砌成,没有台阶,但台基比周围的地面要高一些。每到星期一,只要不下雨,不论老师还是同学,都排着整齐的队伍站在升旗台前,参加着庄严的升旗仪式。

水泥路尽头是一栋简陋的三层小楼,斑驳的外墙被黄白相间的颜色点缀,内部的楼梯扶手和教室门窗在岁月的洗礼下沾满锈迹,整体呈现着一种别样的沧桑美,那便是我们的教学楼。这里是我呆得最久的地方,不仅有朗朗书声、谆谆教诲、埋头苦学,还有一个又一个说不完的小故事。我记得男女同桌要在桌子上画一条“三八线”;我记得如果不按时交作业会被老师罚蹲马步;我记得出一期黑板报往往是全班总动员;我还记得每次自习课,同学们正讨论的热火朝天,老师一来瞬间鸦雀无声。那时感觉时间一抓一大把,未来漫漫无期。

可世上最不经用的,就是时间。似乎昨天还是对未来充满迷茫与向往的男孩,转瞬之间,便已到了而立之年。

新校园是幼儿园小学一体化学校,几栋新建的教学楼、一个翻新的篮球场和大片大片的水泥地面,几乎构成了它的全部,校名也更换成了“景真小学”。曾经在天然草坪上踢足球,曾经在桉树林下挖甲虫,曾经在旗台边上种九里香,都成为永远的曾经。

伤感是必然的。只是我的伤感并非对那些被取代的事物的不舍,而是那段校园旧时光的永远逝去。似水流年,我们珍藏的那些光和影,那些人和事,都如匆匆过客般消失在远去的日子里。但是那片叫做校园的土地却是我们不灭的温馨记忆。

我想,如果你心中也珍藏着一座校园,你必定和我有相同的感受,它是你的曾经更是你的永远。你是它的过客,更是它的骄傲。(办公室 吴鸿||责任编辑 陆慧星)